哥嫂为妹妹找到好人家,十年后妹妹却开着豪车回来,要送他们进监

时间:2020-06-25 作者:

 

綉林小城,地处偏远,风光极好,历来就吸引许多奇人异士前来游玩。

话说旧时,鸦狼坳是綉林中比较穷的一个小山村,村里住着二十几多户人家,其中要数最穷的,这就当属那廖姓人家了。这廖姓当家的廖老汉是个药罐子,长年风寒多病,由于没钱看大夫,长年吃一些土方偏方,既治不好又死不了,直把家里穷得家徒四壁。

却说这廖老汉膝下一儿一女,儿子廖春树帅气,女儿廖秋月漂亮,却因为家庭缘故,成了个大龄青年,不论媒婆如何费尽口舌,仍迟迟说不了媳妇。

为此,廖大娘也是操碎了心。

后来,经媒婆引线,廖春树也是走了一回桃花运。隔壁村一个叫邱桃的姑娘看上了廖春树,愿意嫁到廖家来。廖家自然是满口答应,倾其所有,热热闹闹地把邱桃娶过门。

春树虽长得几分帅气,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,没有啥谋生伎俩,平时吃喝都是蹭家里的,却不曾拿过一分钱回家。邱桃性格也是如出一辙,又有点好吃懒做的毛病,两人能走到一起真是臭味相投,整天夜里没事就发发如何发财的白日梦。

说起这秋月,却是个孝顺的好闺女,知道父亲卧病在床。哥哥不成材,也没有成家。要是自己早早嫁出去,那肯定让父母活受罪,所以之前一直未敢考虑自己的婚事。

哥嫂为妹妹找到好人家,十年后妹妹却开着豪车回来,要送他们进监

如今家里有了哥嫂二人,秋月卸下了重包袱,自然也得为自己做做打算。却没有想到哥哥嫂嫂已经把她当成了摇钱树,心心里打起了她的小算盘,要在她的婚事上算计一笔彩礼钱。

俗话说,长兄为父,长嫂为母,但也没有像春树和邱桃两人这样的。

陆续有媒婆上廖家来为秋月提亲,嫂子摆出一副当家主母发样子,向媒婆提出苛刻要求,天价彩礼让人家屁股都没坐热就吓跑了。这件事让廖大娘也看不过去,说只要女婿勤劳踏实,对女儿好就行。但作为哥哥的春树却不顾这骨肉相连之情,竟在一旁推波助浪,说要嫁就嫁一个有钱人家,进门穿金戴银的享福,这也是为妹妹以后能过上好日子。

秋月性子刚烈,并不想任由哥嫂二人摆布。在姐妹的介绍下认识了邻村的一俊俏青年,两人暗暗相恋。只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不久后这件事传到了好事八卦的嫂子耳中,去打听后,问得这年轻人家是一穷二白,穷的叮噹响。

邱桃心中有自己的算盘,自然不愿意秋月嫁给一个比自己家里还穷的人家。急忙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春树,两人坚决反对了秋月与那个男子的交往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后,村里人发现廖大娘每天双眼红肿地进进出出,便觉着这廖家有点不对劲,细细一想,才发现几天都没有看到那好闺女秋月了。

有心挂秋月之人一把把廖大娘拽到僻静出,问秋月去哪里了,是不是嫁人了?廖大娘收起泪目,迟疑了会儿,哑声道,「秋月...秋月她嫁了好人家,是他哥嫂做的媒,男方家很有钱,见日子着急,一见合得来便把他接走了。」

廖大娘这话传出来,乡亲们都是将信将疑,男方家既然很有钱,应该五花大轿上门迎娶秋月,何况这可是婚姻大事嘞,其中绝少不了什幺蹊跷哟。

哥嫂为妹妹找到好人家,十年后妹妹却开着豪车回来,要送他们进监

时隔一年,常年卧在病榻,很少出门的廖老汉忽然拄着一根拐杖走出家门,有气没力地向村口走去,乡里人见到这药罐子老廖,便上前扶一把问他要去哪儿。廖老汉喘了半天,上气不接下气,吐了几个字道,「我找...找...女儿...秋。」这话都没说完,廖老汉竟没了气,倒地与阎王相见了。

廖老汉去世后,廖大娘哭干了眼泪,神智也变得时而恍惚时而清醒,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,也不知说些什幺。

廖家在摆脱了廖老汉这个药罐子后,日子也渐渐滋润起来,春树邱桃两人时常上街割肉打酒回来,酒过穿肠后,两腿一伸,便哈哈大睡。

只是后来添了两个儿子后,夫妻俩又陷入了生活困境,经常吵吵闹闹,后来索性一起出门去打工了,把儿子扔给廖大娘看管。可怜的廖大娘不得不打起精神,肩负起奶奶的重责,除了上山做庄稼,还得照看孙儿,也幸亏有事忙着,她多年的疯病居然就这样好了。

时间一晃十多年,鸦狼坳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新房子,唯独那廖家还是住在那黄泥青瓦的破房。廖大娘年纪大了,手脚不像以前麻利,眼睛看东西又不好使。邱桃和春树不得不回家照顾儿子,只是都上了这把年纪了,两人依然旧习不改,有了钱就吃一顿,没有钱就四处打主意,偷鸡摸狗,简直成了乌鸦坳人见人厌的市痞老鼠。

哥嫂为妹妹找到好人家,十年后妹妹却开着豪车回来,要送他们进监

不久后,廖大娘病了,眼看已是奄奄一息,邱桃和春树反正没钱送去医院,也就听之任之。就在坳里人叹息并竖起耳朵听廖家点燃报丧的鞭炮声时,这天下午,廖家门口忽然开来了一辆小轿车,这简直让村里人都颇为惊奇,这老廖家穷了一辈子,怎幺就有有钱人找上门了?

车门打开,下来的是一对看上去着装华贵,身份显赫的中年夫妇。只见这妇人径直走进了廖家大门,不一会儿就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。

闻讯从茶馆牌桌上回来的春树,几步窜进屋,大叫一声,」妹啊,真是你啊,你总算回来了,这幺多年哥想你想的好苦啊,你怎幺也不回来看一眼哥哥啊。「围观的众人这才恍然大悟,怪不得妇人会跪在廖大娘面前,居然是嫁到了外乡的秋月。

这时本带着两个儿子回娘家的邱桃也急风火燎地赶了回来,一看门口这车,再看看秋月的一身派头,顿时明白了是怎幺回事,当下哭天抹地地一把上前拉住秋月的手,」好妹子,你终于回来了,你看娘天天像你,已经想出病来了。「

哥嫂为妹妹找到好人家,十年后妹妹却开着豪车回来,要送他们进监

见嫂子握住自己的手,秋月无名火顿起,一把把她甩开,收起眼泪,狠狠地怒目煞视,说道,」没想到吧,当初把我卖了我还能这身派头回来。我秋月吃了那幺多苦,上天也对我不薄,我命大,我还没死。不要在这儿猫哭老鼠假慈悲,我这就把娘接走,以后廖家没有你两个人的名字,我说的。」

秋月的话,大家也算听明白了,怪不得当年秋月不声不响地就嫁出去了,原来是给两兄妹设计给害了。

秋月面向大家,说出一番话来,「当年我被哥嫂以走亲戚为借口卖给了人贩子,人贩子又把我卖给了给一个中年男人当老婆,我受尽了艰难苦楚,直到生下孩子后才逃了出来。但是我不敢回家,怕哥嫂再打我的主意,便辗转到多地打工,直到我认识现在的丈夫,我们一起努力,打拚下一番事业后,我才有勇气回来,想不到我爹死得这样惨,我娘也是给折磨得人不像人。「

秋月话毕,转过头严肃地对春树和邱涛说道,」我将会起诉你二人,你们等着坐牢吧。「

中年男子进屋背起廖大娘,挽着秋月的手,三人头也不会地上车释然而去。

 

围观: 474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